当前位置:主页 > 美术 > 美术话题 >

独树一帜的艺术 丁密金水墨作品赏析

时间:2019-11-06 13:05  来源:互联网  作者:闻问  点击:次  字号:

  【艺术简历】

  丁密金,湖北麻城人。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原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作品入选第九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全球水墨画大展、第二届全国人物画展、傅抱石奖·南京水墨传媒三年展、第三届成都双年展、第六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等主流学术展览百余次,并有多幅作品获奖。出版多种个人画集,多家核心期刊和网络平台专栏推介其作品,作品被国内外艺术机构和私人收藏。创作研究成果及传略辑入《当代画史》《中国当代水墨1949--1999》和《中国当代艺术史》等美术史论著。被业界誉为最具学术价值和市场潜力的当代中国画家。

丁密金《太空漂移--1》143×498㎝ 宣纸水墨 2016年作

丁密金:水墨意象的狂欢

文/于洋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研究部主任、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研究中心副主任

  关于中国水墨的观念表达和形式语言的本体探索,一直以来都是当代中国画创作与研究的重要课题。尤其是在水墨艺术语言对于社会与人性表现的终极主题上,究竟能够达到怎样的力度和深度,成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很多当代水墨画家密切关注和探索的方向。而在当代专业美术学院教育的现代水墨体系中,著名人物画家丁密金坚持在这条路径上前行,最终形成了独树一帜的艺术面貌,其主题性美术创作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丁密金《太空漂移-2》180x97cm 宣纸水墨 2017年作

  在丁密金的主题性美术创作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他长年以来创作的“漂移”系列作品。该系列创作以水墨的线性表达和块面积染为主要技法,表现了集体人物形象之间的纠结、缠绕与组合,以物象之间的互相拉扯构成了一种有连理和对抗的结构关系,体现了他对于社会与人性的深入洞见。虽然“漂移”系列作品看起来表现的是充满矛盾、躁动和困感的主题,但是从“漂移”的概念中又隐藏着某些提示与思考,即是在说明社会与人性之间尚存许多变量因素,从而加深了“漂移”的社会涵义。

丁密金《太空漂移-3》180x97cm 宣纸水墨 2017年作

  另外,丁密金在“漂移”系列作品的基础上,演化出了“太空漂移”系列作品。他把人体结构形象置放于宇宙图景之中,表现了在超越了宇宙时空范围之后,作者对于社会人性的观察与反思。因此,“太空漂移”系列作品是丁密金真正跳脱出时间与空间的束缚,再次对于人类社会做出返身关照,他以更加宏阔的视角对于社会问题和人类走向提出了深刻思考。这类艺术作品,让我们一方面若有所思、若有所悟,另一方面又无法用精确恰切的语言来描述作品内容,也正是这类艺术作品充满戏剧性的魅力,从视觉艺术的角度启迪了我们对于当代社会的思考,展现了“漂移”系列作品的文化建构和社会价值。

丁密金《太空漂移-4》180x97cm 宣纸水墨 2017年作

  丁密金的“炫舞”系列主题性创作,是以集体女性舞蹈人物作为主体的绘画,虽然与“漂移”系列作品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但是由于加入了舞蹈的因素,使得画面一方面更具有文学性和叙事性,另一方面也凸显了一种轻盈的飞升感和节奏感。经过细读丁密金的作品,可知他运用的线条实际是来源于传统绘画,笔墨之中凝聚着文人绘画的趣味。而他対于水墨肌理与质感的试验,则是出于当代美术院校的系统教育体系。作为一位长期在学院教学的画家,笔墨的质感显现了丁密金在水墨创作中的自觉和根性。而目,他对于舞蹈人物形象的运动感和速度感的表现,显然是借鉴了中国画线条中的复线技法。

丁密金《云水谣1》136×68㎝ 宣纸水墨 2019年作

  在近现代美术史中,诸多绘画大家常以舞蹈和戏曲人物作为表现主题,无论是关良、叶浅予、高马得等人的艺术作品,还是黄胄对于舞蹈人物的创作表现,都曾借助复线来表现人物的运动感和速度感。但与他们不同的是,丁密金在作品中更加凸显出舞蹈的炫动感和节奏感,从而深入展現了人物在肢体舞动之下的内心狂欢。因此,这种关于狂欢式文化形态,オ是丁密金长期以来追求和表现的艺术理念,他所呈现出的文化形态打破了传统中国绘画相对静谧、安宁的状态,进而赋予了中国水墨艺术一种强烈的时代感受。

丁密金《云水谣2》136×68㎝ 宣纸水墨 2019年作

  近年来,丁密金又着力于“云水谣”系列主题性创作,更强化了他对水墨肌理与质感的表現,这一点主要体现在对干湿变化的纯粹实验方面。而且,相较于“漂移”系列和“炫舞”系列,丁密金在“云水谣”系列作品中进一步走向了意象和抽象的表现性绘画领域。不仅在造型上更具意象味道的表达实验,而且在意态的流动之中又凝聚着形体的变化。正是在这个角度上,在“云水谣”系列主题性创作中,寄托和凝聚了丁密金最新的思考与探索,许多关于水墨留白的形象处理,恰恰应合了当下时代发展的社会主题。

  近观丁密金的“云水谣“系列主题性创作,其中既包含着他于山水风景的表达,也潜藏着他对于“炫舞”系列作品中意象造型的有机结合。从“漂移”系列到“炫舞”系列,再到“云水谣”系列,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丁密金在变化之中追求自身艺术特点的不懈努力。在学院教学和創作之中去找寻个性化语言和自由表达纵横肆恣的限度,这也正是当代水墨画家在水墨理念探索中最为可贵的地方。

丁密金《云水谣3》136×68㎝ 宣纸水墨 2019年作

丁密金《云水谣4》136×68㎝ 宣纸水墨 2019年作

丁密金《炫舞17》宣纸水墨 50×50cm 2018年作

丁密金《炫舞18》宣纸水墨50×50cm2018年作

丁密金《炫舞19》宣纸水墨50×50cm2018年作

丁密金《炫舞20》宣纸水墨50×50cm2018年作

丁密金《炫舞--22》 50×50㎝ 宣纸水墨 2018年作

丁密金《炫舞--28》50×50㎝ 宣纸水墨 2018年作

丁密金《云影流风--1》50×50㎝ 宣纸水墨2019年作

丁密金《云影流风--2》50×50㎝ 宣纸水墨2019年作

丁密金《云影流风--3》50×50㎝ 宣纸水墨2019年作

丁密金《云影流风--4》50×50㎝ 宣纸水墨2019年作

丁密金《云影流风--5》50×50㎝ 宣纸水墨2019年作

丁密金《云影流风--6》50×50㎝ 宣纸水墨2019年作

分享到:
【责任编辑:闻问】
关于我们| 中国文联简介| 网站地图| 微信微博|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