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术 > 美术话题 >

特邀抗“疫”大使书画名家:穆永瑞在行动

时间:2020-03-26 14:56  来源:本站  作者:闻问  点击:次  字号:

  为宣传“抗疫”精神、普及疫情防控知识,鼓舞士气,凝聚力量,为爱传递,用画笔做武器,充分发挥艺术作品,提振士气,凝心聚力的作用,用艺术的方式引导广大人民群众万众一心,全面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画家简介

  穆永瑞,北京日报高级编辑。原北京日报美术部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齐白石艺术研究会顾问、中国老教授协会文艺专业委员会会员。在长期从事报纸美术工作中,绘制了近万件的插图速写及连环画。中国画作品多次举办联展和个展。其作品被中南海,毛主席纪念堂、天安门、刘少奇纪念馆、光明日报社、张闻天纪念馆、北京美术家协会、冯梦龙纪念馆及武训纪念馆等多家单位收藏,曾获宝丰杯国画大赛一等奖、全国速写大赛优秀奖、中国新闻奖、首都新闻美术一等奖。同时出版有《三十六计》、《资治通鉴》《史记人物》等多种连环画和《实力派画家穆永瑞》、《穆永瑞中国画作品选》等。

《剪断长发战疫情》

《精准防控疫情 确保小区安全》

《小区防控不放松》

17年前抗击非典的速写被编入抗击非典《北京著名美术家速写集》

《请战斗在抗非第一线的爸妈放心》穆永瑞(北京日报)

《抗击非典把好市场关》穆永瑞(北京日报)

《不发烧》穆永瑞(北京日报)

大美不言自丹青

——穆永瑞绘画艺术简析

于海东

  金秋十月,北京上院举办的“笔墨自在心——穆永瑞中国人物画作品展”是穆永瑞人生七十的一次艺术大展,对于朋友而言,同样是一次难得的鉴赏机会。

  作为新闻美术速写大家,穆永瑞为首都的昨天留下了太多令人记忆犹新的京人、京事、京味儿。出自他笔下的全线条历史连环画《三十六计》、《资治通鉴》、《史记人物》等,至今为当代中国连环画界津津乐道。

  最为瞩目的“大速写”当属亮相中国美术馆的《曹雪芹》:六尺整纸之上,正埋头专心致志绘制老北京风筝的曹雪芹完全忘了世事变幻。岁月漂白所有的颜色,唯有线条清晰地保留下旧时民俗影像,垂直的线演变成搭在椅背上的长衫大褂儿,横长竖短的线叠摞成高高低低的书堆,唯有手上笔尖欲点未落,令画中人颇为费心……或许是已经完活儿的三个大风筝太精美,或许是画里画外的人物太有名,加上线描国画在净化笔墨时所产生出的特殊韵味,一经展出,马上就有风筝协会表明收藏意愿。

  美在创新,难在自然。从新闻美术到国画创作,穆永瑞独辟“社会新闻、生活见闻、历史传闻”艺道一途,多年来笔无稍停。“小村姑”作为他的代表性系列作品,已成为中国画坛一个极具人性美的新人物形象。其中,被反复刊载的《村姑肖像》至今依然甜美怡人,她那为人熟悉的一侧眸、一好奇的清澈眼神,使人瞬间放下所有的心思,只想从苹果初红般的圆脸蛋上,多看一眼多揣摩一番能让她如此天真美好的生活境遇。

  为使笔下人物具有属于自己的审美观并自我提升,他在形象和性格创造上赋予了她们完全的自主性,无拘无束,率性而活,因而看来疑画亦真。他画的多是背篓放羊带拾柴的小村姑,她们唯一的背景就是村里村外的山野大树,沿着“大京九”一路写生至今,属于她们这个年龄特有的天真、向往和希望深深打动了他,正是这画笔难仿的人性自然美,让人物懂得了如何以美面世,也让穆永瑞再难放下关爱之心。

  “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理解,人物形象就不会自己活起来。”

  在红色革命题材的创作上,穆永瑞同样喜欢以“小”见大。应多地革命纪念馆之邀精心绘制的小红军主题作品,不仅显示出他独到的艺术视角,更将中国工农红军从小到大的初始阶段通过个性鲜明的艺术形象再现于世。比起刚在土石墙上刷写完“红军万岁”大标语,转身以灰军装、八角帽、红五星尽显革命本色的小女兵,大树上手持红缨枪瞪大双眼的小哨兵,百倍警惕中,同样透出一抹青春洋溢的气息。

《初到京城》96×186cm 1988年

  用画笔为曾经的革命历史开拓出一个展示红色大美的艺术空间,是穆永瑞在战争题材创作上的显著特点,我们看到,当红色岁月成为一种特定历史背景,革命并非只有残酷两字,透过一个个宽皮带扎得紧紧的小身板儿和黑色短发衬托出的小脸蛋儿,军威依然难掩纯真本性。正是人物形象和感情上的真实无虚,使得穆永瑞的“小红军”在还原历史同时,成为红色革命史诗中一个英姿飒爽的美丽音符。

  相比用艺术美化红色革命的青春色彩,穆永瑞的历史人物画则多了满纸书卷气,所求一读一解一悟,劝学、明史、立人。百般《劝学》与三更《秉烛夜读》外,他的红衣达摩一扫传统笔下的情态,尝以不动之形蕴含激荡之心。如面壁后的悟道新解令达摩祖师愈显境界通明,虽仍合目求索但已气度非常,感觉随时都会破壁而起,风行天下。

  此外,他还在历史人物画构图上开创出“反黄金分割法”和一画多构式。前者人物往往处于黄金分割法的反向位置,致使形象格外醒目,或背蕉书写,或背山独思,巧将一身置之度外;后者可见丈二巨制《观瀑图》,一图多构所产生出的山象、松象、气象和人物形象的自生自立却又和谐一气,使历史、自然与人重构曾经的旷古一瞬。唯有人物背后双松扶摇,一明一暗,中间半截松干鼎立,将另一巨松几欲破画而出的风动之势稳稳撑起,复再细赏,整体构图中每个局部都有自己的完美构图,云聚浩气之境,山立重开之界……

  一笔一思想,一墨一变化。永瑞画心贵在可赏。

(此文原载2015年11月13日北京日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闻问】
关于我们| 中国文联简介| 网站地图| 微信微博|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