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艺评论 > 锐评 >

铖瓷:民窑中的“御窑”世家

时间:2019-05-10 09:15  来源:中国文联在线  作者:闻问  点击:次  字号:

“工匠八方来,器成天下走。”景德镇之所以名满天下,靠的是来自五湖四海的能工巧匠,集众工之迹,立瓷业高峰。“有明一代,至精至美之瓷,莫不出于景德镇。”如今古韵犹存的街头里弄,曾见证过多少民间制瓷业的不朽传奇,那些曾经烜赫一时的家族和名匠,如恒河沙数,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

故事要从明朝末年,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说起。

明末天启、崇祯年间,宦官专权,朝政动荡,大明王朝已是摇摇欲坠。而在当时的全国制瓷中心景德镇,则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的大戏。由于国库空虚,朝廷已无力支撑官窑的正常运转,原本专为皇帝烧制御用瓷器的景德镇御窑厂,此时积重难返,每况愈下。然而,原本被视为“粗劣”、“低档”的民窑,却由于瓷器外销贸易的兴盛而迅速发展起来,景德镇的瓷器在欧洲兴起了狂热,无数订单涌向这里。一时间,大批御窑厂的制瓷名匠流入民间,开窑立号,民窑瓷工艺技术得到飞速提升,精美绝伦。朝廷无奈,只好将烧制御用瓷器的任务摊派给景德镇民间窑号,史称“官搭民烧”,民窑成功逆袭,吃上了“皇粮”。市场贸易的兴盛也让周边地区的百姓纷纷来此谋生,成为“景漂”大军。

这其中就有江西都昌的段氏先祖。

由于经营有方,段氏家族迅速积累财富,至清嘉庆时已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制瓷世家。所烧制的瓷器品类繁多,琳琅满目,尤以青花及颜色釉瓷最为精妙,冠绝一时。当时的商贾名流,为求得一件段家窑口的红釉瓷,不惜重金预订,等待数月。到了晚清时期,由于政治腐败、八国联军入侵,内忧外患导致清王朝重蹈覆辙,负责督造宫廷御用瓷器的清宫造办处,再次将烧造任务下达给景德镇的民间窑口,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而段氏家族的窑口,由于品质出众,工艺精湛,成功竞标。段家窑口中最好的窑位也一度被官家所垄断,用以烧制皇帝御用瓷。

清末民国时期,段家后人段兴昌执掌家业。他自幼在自家窑场坯房里学艺帮工,勤奋好学,很快熟练掌握了各项制瓷技术。由于早年读过几年私塾,待人又诚恳,深得管事先生和长辈老板的器重。学成出师后立即升为“下手”,随后很快晋升为“下港”和“管开窑簿”(旧时窑业职务)。后又与族兄段祥墀在景德镇刘家上弄共同创立“炼珍窑”,并在老瓷器街(现昌江区麻石下弄)开设商号,名为“隆昌號”,延续着段家窑业的辉煌。

数百年风云变幻,造就了景德镇民窑发展史上的一段璀璨传奇。如今,段氏家族后人段铖刚承祖辈遗志,创立“铖瓷”品牌。尽管历经时代变迁,家族老窑场已荡然无存,长辈们也都在国营瓷厂担任重要技术岗位,他却毅然决然地立志重振家族制瓷事业。生于景德镇御窑厂东门头老弄堂里的他,骨子里流淌的是家族数百年的制瓷工艺血液。在家学文化的熏陶以及叔父谭根保手把手的悉心传授下,段铖刚年少时就热衷于学习各种制瓷工艺技法。从淘泥、拉坯、利坯、成型到调配釉料、烧成,常人需要三年五载才能熟练掌握的技艺,他夙兴夜寐琢磨数月便熟稔于心。在他孜孜以求的探索下,许多失传的制瓷工艺被复活,同时还创造出大量的创新品种。

图片4.png

尽管现代工业化的制瓷流程已十分普遍,但段铖刚却始终有着自己的坚守:守住历史,守住传统,才能守正出新。他认为最古朴、最天然的工艺和原料,才能烧出最美的珍品。原料、配方、技艺只能塑造瓷器的骨骼和血肉,一把最接近自然的窑火才能赋予其灵魂。因而,他始终坚持以柴窑烧制最上等的产品,尽管柴窑成本高昂,费时费工,但他乐此不疲,将每一窑视作自己的孩子,满窑、封门、点火、熄火……连续数十个小时守在窑口边,静待每个精灵的诞生。古法的配方,原生态的松柴,家族心口相传的工艺秘密,都付与瓷器的千峰翠色、姹紫嫣红之中。

如今,这个秘密不断吸引来客到访。

每次开窑,小小的窑坊中总是挤满了慕名而来的人,他们当中不乏社会名流、明星大腕、企业大咖,但来到这里,都如君子之交,淡然而随性。开窑之前,段铖刚始终恪守祖辈的世代传统,虔诚供奉祭拜窑神“风火仙师”,以求开窑成功。无数次上演这样的场景,当一件件精美无瑕的瓷器从匣钵中取出的一刹那,光华夺目,一抢而空。

器物有魂魄,匠人自谦恭,铖瓷的工坊坐落在一片山坳之中,一口柴窑,半亩田园,万木苍翠,鸟鸣山幽。或许只有这样的环境中,才能用心品悟千百年来的渔樵哲学。

在景德镇,家族传承的故事还在发生,御窑已逝,但发源于昌江河畔的经典仍在延续!

或许正是他们,撑起了景德镇的“脊梁”。

分享到:
【责任编辑:闻问】
关于我们| 中国文联简介| 网站地图| 微信微博|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