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书法 >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时间:2020-01-14 15:48  来源:中国文联在线  作者:闻问  点击:次  字号: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关于唐代真迹名帖,既稀少又珍贵。然而,假得离谱的绢本《小草千字文》,为何可以蒙骗世人?归根结底它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而是体现出近现代一些所谓“书法人”基础知识薄弱,文化修养不够所造成的。曾有人质疑,大名鼎鼎的文征明等人在鉴定上出了问题?岂不是成了历史笑谈,无奈确是如此。随着人们对事件的广泛关注,文征明和何绍基等人对“绢本小草”的草率鉴定,为世人所不齿。常言道“作品会说话”,稍有书法常识的人,无不指出绢本《小草千字文》是丑俗赝品,通过“纸本”与“绢本”的逐一对比。。。不难发现,“纸本”真,“绢本”假,事实胜于雄辩。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随着怀素《小草千字文》纸本真迹的出现,伪作“绢本小草”已无所遁形,这件经不起历史考验的赝品小草如今跌落神坛,受到世人的唾弃,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随之被一字千金的怀素《小草千字文》纸本真迹所取替,对整个书法界具有深远的意义。怀素“纸本小草”真迹笔法灵活,千变万化,气势磅礴,无不彰显了怀素独一无二的艺术风格,是草书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重要作品,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下图)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自怀素“纸本小草”真迹重现人间以来,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它不仅反映出怀素晚年的真实水平,纠正了文征明等人过往在鉴定上的错误,最重要的一点是还原了怀素晚年的真实史料,具有重大的文献价值和艺术价值。怀素小草“纸本”真迹,被誉为“天下第一小草”名帖,古有“一字值千金”之美誉,故又名为《千金帖》,有待更深入的研究和开发,让优秀的草书文化发扬光大!值得欣喜的是,学者黄锦祥将于今年出版怀素《小草千字文》纸本墨迹,是学界期盼已久之事,也是书法界的盛事。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对于喜欢写行草的人来说,大都钟情于张旭和怀素。但为何会出现“丑书”和“江湖字”现象,源于他们过往所学的“绢本”《小草千字文》是丑俗赝品,被荒诞的文征明和何绍基等人骗了却慒然不知。同时也误信了某些刊物,致使几百年来“以假充真”以讹传讹,误导了千千万万的学书者。“绢本”小草不仅是书法史上的耻辱,更是文征明和何绍基等人的莫大耻辱!

去年,笔者在“第一辑:绢本《小草千字文》竟是欺世伪作”和“第二辑:绢本《小草千字文》为何是丑陋伪作?”论文里,分别剖析了“绢本小草”字体上的错漏,以及笔法舛误等常见问题,读者可以在网上翻阅查看,厘清怀素原始的用笔技巧关系,对初学者尤为重要。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什么是“一眼假”的赝品,简单地说就是伪劣仿品,正如台北现藏的绢本《小草千字文》(如右图),它是临摹“纸本真迹”的粗劣伪作。然而,一些自认为“懂书法”的人,通过“纸本小草”与“绢本小草”的对比,仍瞎说丑俗错漏的“绢本”《小草千字文》是真迹,岂不是自欺欺人吗?令人匪夷所思。下面,我们再通过每页字迹并排对比,可以清楚看出“绢本”作伪的明显特征。。。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这卷“一眼假”的“绢本小草”伪作,其实一点也不真,笔画呆滞庸俗,完全失去怀素瘦劲用笔的特点。通篇章法杂乱,字距松散,败笔病笔错漏迭出,与瘦劲灵动的怀素“纸本”真迹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宋代书法大家薛绍彭说得妙:“怀素唐朝草圣超群,所谓笔力精妙,飘逸自然,非学之能至也。”最后一句指出,任何人去学“怀素”也达不到他的高水平。

由于怀素“纸本小草”水平实在太高,一些无知者竟猜疑是民间高手所为,这只是无稽之谈。怀素是“草圣”,试问世上有谁可以写得过他呢?就好比后世写诗歌要优胜于杜甫和李白,是不可能的。业内人士指出,怀素纸本《小草千字文》极具唐代风韵,正是他晚年唯一存世的书法真迹,高古而瘦劲。“诗仙”李白在世时,曾称赞才华横溢的怀素草书天下第一,无不令后世为之折服。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众所周知,学者黄锦祥发现的怀素小草“纸本”真迹法度严谨,魏晋笔法高古流畅,毫无涣散衰颓之状,是一气呵成的唐代稀世珍宝。而台北“绢本小草”笔画软弱呆滞,修描添笔,错漏百出,反映出作伪者水平低劣丑俗。我们要传承优秀的书法文化,就必须防止这类丑书恶俗蔓延,挖出“绢本小草”的造假问题正本清源,让其公诸于世。

对于“绢本”的质疑,明末清初政治家、收藏家孙承泽和清代学者、书学理论家包世臣等人,曾直接指出“绢本小草”是伪作,不似怀素书;著名鉴藏家朱家济也曾指出,六十三岁的怀素不会衰颓到这个样子,完全失去了俊逸之风。这“绢本小草”应是八十岁以上的人临摹仿制的。可想而知,台北现藏的绢本《小草千字文》确是欺世惑众的赝品。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书法门外汉为何把“绢本小草”看作真迹?基于他们不懂区分真伪,学识肤浅人云亦云,盲目相信文征明和何绍基等人的题跋,愚昧至极。明明是丑陋庸俗的伪作,偏要吹捧成“神帖”自欺欺人,岂不是弄虚作假有辱古人?如拿着伪作绢本《小草千字文》去授课,等同于教人丑书误人子弟!

近年来,一些不学无术者混入“书法微信公众号”指鹿为马,把“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强作“怀素真迹”去转发传播,成了伪学术的怂恿者,这种是非不分传播伪劣产品的行为是可耻的,更需值得深思! “绢本”小草不单临摹不出怀素的真实水平,而且部分字体的形状结构,完全脱离了怀素“纸本”原作的面貌,如“伐”字等等,显得软弱小气,难看。(看下图“伐”字)

【第三辑】 绢本《小草千字文》伪作,假得离谱!

从上图可见,由于书写“绢本小草”的造假者不懂草法,也导致“黎”字画蛇添足,线条生硬拼接而成;原本“章”字草书的正确写法,第二笔是“长横画”也被错写成“短画”,可见“绢本”这些作伪痕迹明显宊出。为了寻求真相,我们将怀素“纸本”真迹通过放大数倍观察,发现纸本“章”字第二笔墨迹原是长划,因年代久远已剥落一半,被不善草法的“绢本”造假者看成一“点”来写,造成草法舛误,贻笑天下!

另外,从“章”字可以判定,唐代怀素“纸本”真迹被“绢本”模仿时已经出现墨迹磨损现象,至今还保存着当年的旧貌是相当难得的。根据历代墨迹特征,像“绢本”这类丑俗的笔迹多见于元代之后,也就是说“绢本”很可能造假于元末明初(距今约650年)。那时候的“纸本”真迹个别字迹已残缺不全,造假者按残余笔划在“绢本”上依葫画瓢闹出笑话。故此,“绢本小草”是假得离谱的伪作。

时至今天,还有一些不学无术之辈到处鼓吹丑俗的“绢本”《小草千字文》是真迹,其行为是可耻的,不应再以讹传讹误导后学!为了弘扬怀素优秀的草书传统文化,下一辑(第四辑),我们将继续探讨“绢本”的伪作特征!

分享到:
【责任编辑:闻问】
关于我们| 中国文联简介| 网站地图| 微信微博|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