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舞蹈 > 舞蹈人 >

王亚彬:从《扇舞丹青》到戏舞《青衣》

时间:2018-03-23 18:33  来源:未知  作者:-  点击:

王亚彬由北舞附中考入大学之时,我还在北京舞蹈学院主持院务工作副院长的任上。给亚彬所在的班上理论课,能叫得出名字的只有她和刘岩。印象中那时的亚彬,似乎看什么都在脸上挂着“迷茫”;但看她在学习中认真的劲头,却又时时都洋溢着一种“较真”。那时的中国古典舞系还叫中国民族舞剧系,系主任王佩瑛说到亚彬往往就是两个字“实在”,有时会补上一句“不知道‘要’”。这个“不知道‘要’”,不是不要求知、不要长功,指的是遇名不争,逢利不夺,很有些“但问耕耘,莫问收获”的意思。

  但鉴于她跳、转、翻样样有料,精、气、神处处光彩,还多少有些不慌不乱、不急不躁,参赛“桃李杯”的“押宝”不押在她身上都不行。为此,由当时还在北舞编导系就读的佟睿睿为亚彬度身定制了一个作品,作品最初叫什么我已记不得了,审看时由当时的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唐满城命名为《扇舞丹青》。《扇舞丹青》助王亚彬“桃李杯”拿了个“金奖”,后来这支由亚彬表演的独舞又跑到“全国舞蹈比赛”上去夺冠……为此,王亚彬打心底里感谢佟睿睿。但我其实心里清楚,在这支并非“炫技”而是“尚韵”的独舞作品里,亚彬其实也成就了睿睿。睿睿后来成为“桃李杯”参赛剧目的编导专业户,正是由此起步的。但不知我们是否注意到,睿睿后来为其他舞者编的许多作品(也包括赵小刚、胡岩等编的作品)时常会被各地“舞蹈”高考生拿来“表演”。在看厌了那些“表演”后我总在想,怎么没见人表演《扇舞丹青》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能是这已经成为王亚彬的某种象征性符号,其余舞者只要表演《扇舞丹青》就难免相形见绌。

  或许是因为“不知道‘要’”,亚彬除在舞剧《玉鸟》中担纲主演外,几乎再没跳过什么“大型舞剧”(后来知道她还在香港舞蹈团创演的舞剧《射雕英雄传》中饰演过黄蓉)。她当然知道同班同学刘岩能主演舞剧《瓷魂》《红河谷》《筑城记》和《黄道婆》都与我举荐有关,因此也在担纲《玉鸟》时,希望我能有适当的机会为她举荐——但还真是难以“天遂人愿”。谁知道,为了强化自己的表演能力,她居然“华丽转身”去读电影学院的研究生,居然又“跨界亮相”去演电视剧《乡村爱情》的王小蒙。看王亚彬饰演王小蒙,我的感觉是“很本色”,但同时也觉得我们的舞剧界可能要与王亚彬说再见了——你见过哪个“舞剧首席”像“王小蒙”呢?

  谁知道王亚彬并不热衷“触电”,她难以忘怀的还是那些在舞台上“上蹿下跳”的朋友们。于是她又窜回舞台,跳起了“亚彬和她的朋友们”。至舞剧《青衣》,“亚彬和她的朋友们”已进入“第七季”,已是被称为“独立编舞”的舞蹈群落中的一个著名的品牌了。南京艺术学院“中国当代舞剧研究中心”关注的是有影响的舞剧编导,中心研讨王亚彬当然首先是因为舞剧《青衣》。其次,还因为王亚彬由那些并非舞剧的“朋友们”走向舞剧《青衣》的过程——亚彬为我们撷选了第三季《守望》、第五季《生长》和第六季《梦三则》。于是,我把这视为研讨亚彬的“起承转合”——起于《守望》、承于《生长》、转于《梦三则》而合于《青衣》。  

关于我们| 中国文联简介| 网站地图| 微信微博|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