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文学话题 >

关注女性的生存状况(创作谈)

时间:2019-07-10 16:3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闻问  点击:次  字号: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盛可以著

  ●我在想大量的中国女性,她们在几十年内所承受的身体上的以及精神上的迷茫和困惑,《息壤》这个作品也许可以表达对她们的一种理解和抚慰

  长篇小说新作《息壤》是彻底的女性主题的作品,写生育,写女性的精神,写女性的权益。我的写作分两部分,其中一部分也是最为重要的一部分是写女性,持续关注女性,关注女性的生存状况。尤其是我关注的是没有受过教育、没有话语权、不能自己发出声音的、生活在非常封闭环境当中的女性。如果我创作的作品能影响女性,能影响她们的思想,影响她们的行为,进一步能够在某种程度上解放她们,那么我觉得这对社会进步有非常大的帮助。因为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是跟女性的地位、女性的觉醒、女性的思想都有非常直接的联系,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衡量的标准。

  童年的印象一直在我脑海里。我觉得童年的成长或者故乡的水土对一个作家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走到哪儿可能都是无法抹去的,所以这个作品延续了一种从绝望中寻找希望的基调。当然回故乡肯定再也找不着那种原来故乡的感觉,因为很多人也不认识,有很多房子也破了。有时候我是一边在写,耳朵一边听着外面的人在聊天,其实他们聊的也就是他们乡村的变化,包括女性的思想变化。这样在我写作的时候透过窗口传到我的耳朵里,他们的聊天给了我特别多的启发。有的时候他们聊天的内容我当时就写进小说里面。我觉得可能我在别的地方就不会遇到这样的素材来源。

  以前有人说跟故乡拉开距离可以审视得更清楚,写得更冷静,但是我觉得你置身故乡,就是身在其中,其实会有一种截然不同的收获。这也是我面对故乡的一种收获。这本书写的时候有高强度的压力,有比较深刻的自我挖掘。我写的是这群女性,我觉得其实是在写我自己,写那个可能的我,未知的我,也许是在另外一个维度的我,所以感到非常痛苦,有切肤之痛。

  在我即将写完这个小说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新闻:就是二胎即将放开生育,我在想大量的中国女性,她们在几十年内所承受的身体上的以及精神上的迷茫和困惑,《息壤》这个作品也许可以表达对她们的一种理解和抚慰。

  为什么作品会有温暖的底色?可能跟我年龄有关,跟我经历了特别多的生和死有很大关系,比如有初月的丈夫,这样一个能给予女性关爱的男性角色。也许这也是我自己内心的一种想象,寄希望于女性能获得的尊重、关心和爱,所以这本书里有更多的爱和温暖。

分享到:
【责任编辑:闻问】
关于我们| 中国文联简介| 网站地图| 微信微博|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