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文学话题 >

佳作欣赏】邱雨秋散文诗:我在庚子年的春水中等你(外七章)

时间:2020-03-20 20:28  来源:互联网  作者:邱雨秋  点击:次  字号:

(作者简介:邱雨秋,山东省作协会员,青岛大沽河散文诗学会副秘书长。散文诗作品连年选入各类版本散文诗年选。)

  

  我在庚子年的春水中等你

  有时是一面具有透视功能的镜子。

  高矮胖瘦,化过浓妆的,整过容的,头顶桂冠的,心怀恶念的。

  一切清零。

  有时是雨水的军火库。

  万千只箭在这里休整。

  等待雷的号声一响,跳上乌云的飞船重返战场。

  大地写好绿色招降书。

  有时是一堂美容课。

  入座的,旁听的,都被一只白鹭糢特的大长腿吸引。

  垂钓者,只顾美颜后的自己上钩。

  有时是一件百宝箱。

  金属的,玉雕的,石磨的,铁了心的,轻浮的,虚幻的。

  应有尽有。

  只有你的笑,寄存不下。

  至于澡汤功能,在人间关闭多年了。

  只有月亮,还会在灯火熄灭之时,偷偷潜入洗浴她的皎洁。

  扑腾水花的少年,静美的浣衣少女,都被潺潺琴声收了去。

  岸上观察久了的那株白梅,想起桥上匆匆的人影,凌晨时分发表她的朋友圈。

  “快乐健康地活好每一天。”

  我在庚子年春天的雨水中等你。

  倒春寒,第一个起身点赞。

  

  即墨古城

  

春 田

  土地松软,青蛙试了试腰围,需要增肥了。蚯蚓动了动柔体,最近体能锻炼有效。

  蝉的婴儿期扎在黑暗中修悟,为参破一份乐谱,它放弃农田的水分,肥料,阳光。农残的防御措施,没全部被冠状小魔盗走。

  种子,练好头功,顶出光亮,原来,世界这么美好。

  话唠的家雀们也很可爱。听说雨后抖音直播的点击率比喜鹊多。

  小蜂伸进田间一朵花香的内部,努力钻出甜蜜的事业。

  耕耘的人,夕阳,面色暗淡。

  没有牛的哞声,柳笛无法演奏。

  暮色在田间遮上黑网。一张薄了,再遮一张。

  捂住灯光的好奇心。

  翅膀们,收敛自己的志向。

  一座桥,守住自己的本份。

  像春田,守住麦苗的泅渡。

  像一个人,守住相遇的过往。

  守住内心的苦。

  

  即墨马山石林

  

春 树

  春天的树,静坐。

  等云游的老僧。

  老僧未来,夕阳突然造访。

  春天的树,摇摆。

  等空旷的风雨。

  风雨未来,故人悄然而至。

  春天的树,忏悔。

  等逝去的浪花。

  浪花未来,誓言赴约。

  春天的树,礼佛。

  等人间的菩萨。

  菩萨未来,良善普照。

  春天的树,度一坐桥。

  等你的经过。

  你未来,桥头没有风景。

  春天的树,我不羡你的美,你也别厌我的丑。

  

  即墨温泉(一角)

  

春 光

  天未黑,玉兰端上灯盏,映出采花小盗。

  世间的佛,回归本位。

  每一颗良善的心上,盛开一朵莲,供着一尊佛。

  炊烟焚香,钟表念经,狗吠迎客。

  若敬上书香与故人名讳品茗,人间温和。

  坐在路口,我用口语诗盘问春风,最近串门出入境了吗?对视美色戴口罩了吗?

  麻雀建议,隔离到月之柳下,由瓦片远程负责。

  暮色,吐出墨汁。

  春光,憋足劲甩一记惊蛰耳光,打醒我的三月。

  引领冠状的魔,归顺世上三十六计之五。

  

  即墨大沽河(移风店)

  

春 风

  春风,搭起笛子的横桥,在桥孔间做流浪歌手。

  倒春寒的观众,在水面的窗口抢票。

  挤到后排的鸟,单脚倒立。

  旗子,飞翔,滚雷,众神,都是站票。

  吹远变脸的云朵,吹跑夕阳的内疚。

  吹淡桃花的腮红,吹乱垂柳的直发,吹清远山外套的商标。

  甩响窗棱的鞭子,抽出玉兰树温良的灯盏。

  少年的青涩,不用风吹,就躲进麦田,与家雀捉迷藏。

  妈妈喊遍村庄的炊烟,只有狗吠是个听话的孩子。

  春风里,想起你的名字,还在一本书中夹着。

  可是,春风并不告诉我具体是在哪一本书。

  月光,捂着脸,也说不知道。

  

  即墨·山东蓝色硅谷核心区(山东大学)

  

春 景

  春风美容失败,一棵树虚肿的脸上,露出术后疤痕,认真,深刻。

  黑眼睛,绿眼睛,金眼睛,确认大地的耕耘。

  杨树,示众的毛毛虫,万千蝴蝶破茧待飞。

  柳笛,给河水推荐新发型。上课铃惊动远山。

  牧童,四处找牛。

  春耕,耕出星子的藏宝图。

  大月亮,叩问天文学家。

  归巢之鸟,帮我解开月光之谜。

  春景的另一张试卷,多了境外输入阅读题。

  提前交卷,和少年一起站在营流桥头,看灯光扯着高楼在水面与春风捉迷藏。

  心不在焉的我,突然念起你着冬衣的样子。

  

  即墨鹤山

  

春 色

  说秀山水。不言花草香。

  春色在诊疗室。白衣仙子,炼制冠状病魔,化成浅绿色的蝶。

  手执蜜蜂的针头,小溪的点滴,燕子的呢喃。

  轻盈的脚步,比三月的风还要细小。

  多偷看一眼,都要心生惊雷。

  追逐执念的化验单,障眼法的病历,医者仁的草书。彼此问好。

  春色,植于心。魔,病,对面相坐,剪子包袱锤,一同放下世间恩仇,皈依向佛。

  饮下满满一碗春色汤药。含着热泪,我和我的冬装吐出口罩里誓

  言的真相。

  

  书圣王羲之故里——即墨皋虞

  

春 花

  如果遇见一朵行走的花,千万要给它让路,不要遮住它手中提的春风灯笼。

  你看,鸟儿多么自觉,在麦苗帮忙挑捡时光的弹壳。

  另外的种子,开始琢磨

  头顶的伤疤。

  多年前,一位少女打着响指经过春天,杨枝抢走她的青春痘。

  我抢走她的小纸条,并寄存了31年的晨昏。

  又是三月,不烦劳喜鹄多言,借一颗星子,点亮彼此左心室的蜡烛。

  行走的花,会在夜晚敲你的南窗。

  请你悄悄打开一条小缝,不让惊雷趁机滚进来,偷袭倒春寒的泪水库。

  一棵大号黑法师的草本花,为世间的苦难开光。

          包括一切冠状的傲慢。   

                                                                                                                             (编辑:陈修远)      

分享到:
【责任编辑:闻问】
关于我们| 中国文联简介| 网站地图| 微信微博|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